军事新闻&gt,金洪吉和另外7个处理师没有固定的工作时间

抽屉里躺着一把口径为9毫米的巴西造”陶鲁斯”转轮手枪和两个装满子弹的弹匣。这把枪买来之后从没动过。他把枪攥在手里反复把玩,报复的欲念在大脑里怦然撞击。

  等待的焦灼

索尔·拉森向桌子对面戴着面具的脸部报以凝视的目光。他的轮船,他亲爱的“弗雷亚”号正遭到洗劫,而他无能为力。他的船员被塞在一口钢铁制成的棺材中,离开放着炸药的舱壁只有几英寸之遥,炸药将把他们全都炸成肉浆,并在转瞬之间把他们埋入冰冷刺骨的海水之中。

  海盗胁迫舵手将船掉转船头驶向了索马里海域。大约4个小时后,在附近海域执行任务的美国海军的两艘军舰追上了他们的渔船。美军军舰驶近渔船右舷只有20米左右并排航行,并放空炮示警。8名海盗将25名船员全部押到甲板上,用枪顶着他们的头,作为人体盾牌让美军军舰离开。美军军舰擦舷驶过后,又派出两架直升飞机在渔船上空盘旋。寻找营救的时机。两名海盗登上舱顶架起了一架机关枪。美军见渔船马上要驶入索马里海域,无法再营救,便驶离了这片海域。当晚18时左右,海盗将船劫持到索马里境内靠近岸边几海里的海域停了下来。两名海盗押着船长坐上快艇上了岸,坐着吉普车去了他们的老巢。其他人被另外6个海盗囚禁在船的后半部船舱内。几天后,金洪吉他们才知道,这些索马里海盗劫持他们这艘船是将他们做人质,向韩国公司索要300万美元赎金。他们停船的地方还有一艘几天前被劫持的油轮。他们这艘船是60米长,近300吨重。海盗将他们限制在船后半部的舱内,派人轮流看管着他们,不允许随便走动,不允许聚在一起说话。海盗们看起来很穷,什么东西都抢,他们每天都来翻,船员的所有东西都被抢走了。

“7个海盗,有一艘海盗船。他们刚上船几分钟,船员抓紧时间进入了安全舱。”

德纳斯死了。从体温上分析,应该就在几分钟前。

  索马里海盗是远洋船员最不想相遇的人。1991年,索马里的巴雷政权被推翻,全国陷入军阀混战的乱局。这里成了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在现代的捕鱼船面前,他们的渔业陷入困窘,最后他们不得不成为海盗,起初多在亚丁湾作案,近来为避免被护航军舰截获,也会选择在海域广阔的阿拉伯海或是印度洋犯案。

“那扇门通向什么地方?”

  从未坐过船的金洪吉首先遇到的是难以适应的永远颠簸的海上生活,没有风浪的时候他都感到头晕,吃下去的食物全部被吐出来,风波大的时候,他扶着栏杆都不敢走动。几天过后,他就瘦得脱了相。船上是采用下钩捕鱼的方式,不停地向海里撒钩,待上钩的鱼多了就收上来。金洪吉和另外7个处理师没有固定的工作时间,每天都有一吨多的鱼上船,他们经常是躺在床上还没睡熟,又一批鱼已经钩了上来,他们就必须马上起来开始新一轮的工作。刚开始,金洪吉以为渔船十天半个月就能回到岸上。而他打工的渔船是远洋渔船,每次航行都要到太平洋和印度洋追逐鱼群。金洪吉开始企盼着船上的冷冻仓装满或食物消耗尽,好因此回到岸上,可是他的企盼很快就破灭了。船上的冷冻仓快满时,船长就与在海上收购的商船联络,鱼的买卖交易在海上进行,同时商船给渔船送来食物。漂泊在大海上,金洪吉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写信,等接鱼的商船来的时候交给他们,再苦苦等待着商船下次来的时候将家里寄的信带来。刚去的时候,公司每个月给他280美元,此外公司还每个月给他家寄100美元,他觉得自己忍受这种与世隔绝的生活让妻子和两个女儿能过上比较舒适的生活是值得的。第一次出海,他在海上待了34个月,整整近3年的时间没有看到过陆地,他下船时趴在岸边大哭了一场。

11点55分,中国海军指挥所护航专用电话接到求救信息通报;12点,5名值班员分头向5家国际单位发电子邮件、打电话、发传真,通报信息,协调救助力量。

不懈的砸击之下,舱门终于露出了一个洞。突击队长于淳中第一个从洞中钻入舱内,迅速打开强光电筒,发现德纳斯已经俯卧在地,手里还拿着枪,他一步上前夺下他的枪,再用强光照他的脸,发现他的头颅左额处已是一片血污和明显的枪击痕迹,同来的防暴队员试了试德纳斯的鼻息,已经气息全无。

  在徐剑行的回忆里,拿着AK-47、扛着火箭筒的海盗只用10分钟时间,便将“泰源227号”渔船控制住了。最先上船的4名海盗穿着迷彩服,鸣着枪冲着驾驶台而去,他们关闭了船上的通信设备,上来就扇了船长虞飞越几个耳光——你还想跑?

拉森表情严肃地点点头。舱门打开了,一位蒙面恐怖分子走了进来。他显然一直是待在厨房里的。他端着一盘油煎鸡蛋、黄油。果酱和咖啡,他把托盘放在他俩之间的桌上。

  海上漂泊十几年

海盗猖獗,是人类21世纪文明的耻辱。这次国际大营救再次证明,正义必将战胜邪恶。只要全球携手,共同出击,必能击败海盗,保万里海洋风和日丽。(王欲然)

5月8日20时30分,还没有进入酣睡状态的港口被一声尖厉的枪声惊醒了。

图片 1
  在索马里被劫持的中国籍船员到达浦东机场,除一人被原籍政府人员接走,其余均无人迎接。摄影_孙炯

发动机熄火了,桨叶停止了转动。

  同金洪吉一起被劫持的还有李太敏、元正男两个中国人。他们被索马里海盗劫持的事件引起中国政府的高度关注,外交部及我国驻索马里、肯尼亚等国外交机构立即开始外交斡旋。2006年4月8日,中国驻肯尼亚大使专程会见了索马里过渡政府总理,就金洪吉等3个中国公民被劫持一事提出交涉。2006年7月31日,在中国和韩国各方面努力下,海盗终于撤离了“东源628号”捕鱼船。船员立即将船开往肯尼亚的蒙巴萨港。从4月4日被劫持到7月31日获救,船员们整整在海盗的枪口下待了118天。

军事专题 更多>>

上海警方立即按有关程序向外交部和公安部汇报情况,不久便得到迅速、妥善处置的指令。

  差不多也在这个时候,海盗们告诉船员,谈判“finish”了,他们联系了船东两次,之后就联系不上了。

欧罗港的炼油厂及其犹如迷宫一般的联合企业,是世界上最大的石油储运站,它位于马斯河口的南岸。北岸是荷兰湾,还有海湾的渡口和马斯控制中心大楼,大楼的上方是回旋的雷达天线。

  海盗劫持百余天

特战队员呼喊船员们走出安全舱,船员们警惕性高,仍然不信。搜救中心值班员打电话给船长:“你们安全了,可以出来了。”

18时30分。明火降服,并开始发电保证晚间照明。

  2010年5月14日晚上,船员们被允许使用卫星电话与家人取得联系。徐剑行们含泪告诉家人,不要担心,海盗只要钱。而5名级别低的大陆年轻船员,都没向家里透露被海盗劫持的事情。“说了他们更担心,也没有解决办法。”来自河南南阳的船员雷金聚说。

迪克斯特拉用他的手捂住话筒,大声叫着让他的值勤伙伴拨动磁带录音机上的开关。当录音机转动起来录下会话的声音时,迪克斯特拉移开他的手,并小心翼翼地说道:“‘弗雷亚’,我是马斯控制中心站。知道你不想让协助停泊的人员上船。知道你不希望引水员起飞,请证实。”

  金洪吉下船便立即回到了敦化老家和家人团聚,可是他的妻子因无法忍受这种生活,已经离他而去。金洪吉伤心不已,几个月后又回到了韩国,在另一条渔船上开始了艰辛、漫长、寂寞、枯燥的海上打工生活。他们的渔船在海上最少的也要两年,金洪吉苦苦地在海上熬着,两个女儿就是他忍受下去的动力。2003年9月,金洪吉又回到“东源630号”捕鱼船打工。这已经是他第五次出海,这次出海,他们从南非的开普敦出发,一直在印度洋作业。2006年3月18日,他们在海上与“东源628号”相遇。当时“东源630号”即将要结束这3年的捕鱼航行,而“东源628号”捕鱼船上缺少处理鱼的操作人员,船长问哪个操作人员愿意到“东源628号”去工作。船上另外7名操作人员都拒绝了,只有金洪吉同意了。3年前,金洪吉随船出海的时候,大女儿刚刚读初中,他盘算着现在女儿应该读高中了,3年后就要上大学了,他再忍耐这3年就能挣够大女儿上大学的费用。就这样,金洪吉登上了“东源628号”捕鱼船。

最热贴图 更多>>

现场总指挥当即决定实施抓捕”好望号”肇事者德纳斯的行动方案。

  舟山市台办张处长说,在船员们被劫6个月后,2010年11月,普陀区、舟山市、浙江省三级台办派员去北京国台办、海协会,通过与海基会沟通,希望能够找到蔡明宪的下落。“海盗的谈判对象是蔡明宪,只要他能坐下来谈,钱哪怕我们想办法凑”。

“舵机室。”

  劫后余生

事发时部署在阿拉伯海的美军“卡尔文森”号航母(资料图)

德纳斯被浓烟罩住了,他拼命地挥舞着床单驱逐着烟雾,但是仍然不愿放下武器。
武警突击队员立即破门,但被德纳斯层层设防的舱门在8磅大榔头砸击之下仍未被撼动。催泪瓦斯酿制的浓烟让现场包括德纳斯和参战武警官兵淋漓尽致地领受了一把它的威力:涕泗横流,恶心呕吐,眼球发红、疼痛,皮肤发麻,头晕脑胀,该来的全来了。

  2009年,经舟山市普陀东舟船舶船员技术服务有限公司介绍,徐剑行于当年9月26日在新加坡登上了“泰源227号”。这艘船上的高级船员——船长、轮机长、大管轮、大副都来自于这个劳务公司,徐的工资最高,每月1950美元,船长每月1750美元,大管轮和大副每月750美元。

值班员希珀耸耸肩膀。“我听起来就不喜欢那种腔调。”他说道。“拉森船长听起来像是他的处境很危险。”

  被囚禁的日子一天天过去,他们不知道任何消息,不知道等待他们的是什么样的命运。他们被劫持两个月后,被海盗逼着给另一艘被劫持的油轮送食品的船员回来说,海盗将油轮上的一名菲律宾船员打死了。船员们听后十分害怕,当天晚上,航海师和轮机长就悄悄转告大家,不能等到海盗来杀我们,要先动手。他们将偷偷藏起来的8把剖鱼刀交给8个身强力壮的船员,筹划第二天清晨在只有两个海盗站岗、其余海盗都还没醒的时候动手,见一个杀一个,然后将船开往公海。第二天清晨,船员们将剖鱼刀藏在身上,正伺机杀掉站岗的海盗时,负责做饭的海盗提前起来了,使他们不得不放弃这次行动。随后的日子里,他们每天都寻找着动手的机会,可是海盗们十分警觉,船顶上又派了一个海盗架着机枪日夜守着,他们不得不放弃杀掉海盗驾船逃走的念头。金洪吉意识到落到这伙海盗手里凶多吉少,他给两个女儿写了一封遗书:女儿们,如果你们能够看到爸爸这封信就会知道,爸爸死在离家万里的大海上了,爸爸临死前最思念的是你们,愿你们好好学习,好好照顾自己,爸爸不能再照顾你们了。金洪吉把这封信装在了一个瓶子里,希望这艘船被解救后有人能看到它,并把它送到两个女儿的手中。

>

落山的斜阳将油轮勾画成一条虚实交错的轮廓,不一会儿轮廓模糊了,暮色登场了。

  2月2日中午,“泰源227号”终于抵达斯里兰卡。当天,台湾“驻印度代表处”派员,会同“泰”船在当地代理商,通往科伦坡港处理善后事情。船员介绍,在当得知他们获释之后,蔡明宪的姐姐蔡明君联系了斯里兰卡的代理商,处理港务。

“跟他去吧,”他说,“按他的吩咐去做。”

  2006年4月4日,他们的渔船在距非洲索马里一百多公里的公海上作业,当地时间5时10分左右,船长大声呼喊,让大家马上起来,发生了紧急情况。金洪吉走出舱门,看到海面上有两艘快艇紧紧地追逐着他们这艘渔船,每艘快艇上坐着4个人,端着冲锋枪,一边向渔船上呼喊,一边向船上扫射。遭遇海盗了,船长一边指挥舵手加快船速逃离,一边用电话发出求救信号。两艘快艇很快靠近了船舷,几个身强力壮的人攀上梯子登上了渔船,立即控制了驾驶台,将船停了下来。8名海盗全部上船后,将他们的快艇系在了渔船的后面。这些海盗都光着上身,下穿短裤,赤着脚,全都装备苏制AK47冲锋枪,他们将25名船员全部用枪顶着押到船的后半部,然后开始洗劫船员的舱,将每个船员的财物洗劫一空。金洪吉仅有的800元人民币和衣物全被他们拿走了。

多国营救部队在现场互通信息,商量出联合作战方案:由美国飞机进行掩护,土耳其的特战队员登船,寻找并抓获海盗。

消防官兵、拉格尼斯和船员们继续向德纳斯喊话,规劝其放下武器,但德纳斯没有任何表示,他仍把自己和一名人质反锁在舱内,闭门不出。

  不过,这种微妙的平静和短暂的安全很容易被任何意外事件打破。最令徐剑行刻骨铭心的是,有次因船上的海水淡化装置无法作业,海盗认为他在故意破坏,拿着高压水枪对着他冲了一个多小时,直到船长替他下跪求情。

“他谈到杀人的事,”迪克斯特拉说道,“怎么会被杀掉呢?他遇到什么啦,造反吗?有人胡作非为吗?”

  今年43岁的金洪吉居住在吉林省敦化市翰章乡大兴村,1989年12月,金洪吉离别妻子和两个女儿来到韩国,与韩国东源水产公司签订了劳务合同,他赶到韩国的当天就被分配到“东源630号”捕鱼船。由于他是农民,没有海上捕鱼的技能,他上船后被安排做技术含量最低、工资最少的处理师工作,负责将打捞上来的鱼挑拣分类,然后用刀剖开清理,再摆入塑料盘中,最后交给冷冻师送去冷藏。金洪吉凭借身强力壮,自以为什么苦都能吃,可是第一次随船出海便让他尝到了意想不到的艰辛。

精彩视频 更多>>

于淳中把手放在同样躺着的桑德斯特的心脏上,感觉仍在微弱跳动,但已处于深度昏迷之中。于淳中留下一名防暴队员保护现场,他和另一名突击队员立刻将人质桑德斯特从舱内抬出送医院急救,”好望号”一个昼夜的劫难终于告罄。

  28名船员被叫到甲板上,抱着头跪在那里。在海盗的威胁下,轮船调头向西,驶向索马里。海盗们用枪指着船长,逼他给台湾船东蔡明宪打电话,索要300万美金。

那位水手被押着走下楼梯。走到“D ”甲板时,那位恐怖分子挡住了他。

  • 德国公海舰队之父:海军元帅提尔皮茨
  • 威震冰海:PQ-17船队的毁灭性结局
  • 英军航母VS“提尔皮茨”号战列舰

有人睡不着,人类的嫉妒和复仇欲望正在粗暴地冲破理智的辖制。在离开缅甸将近5天的航程里,菲律宾籍轮机长德纳斯强忍着之前赌场带来的恼怒,但他却清晰地听到了内心要扑灭这股怨愤之火的哔剥爆裂,他强迫自己把它压将下去,却一次次地强劲反弹,他感到自己的身体快要撑破了。

  在最初的几天,对这些船员而言,这些海盗更像是漂浮的暴政机构。穆文兵说,最大的危胁是海盗阴晴不定的脾气。由于和台湾船东谈判不顺,船员们成了海盗的出气筒,动不动就被打耳光,或者用绳子抽,有时还用高压水枪冲。

“范·格尔德。”他对电话中说道。他边听边挺直了身子,眉头也皱紧了。

谁也不敢确定海盗是否还在船上,24个船员也不知道。

一名船员正徐徐将救生艇放入距离”好望号”一米处的江面上,随后紧跟而来的船员急匆匆地将自己的毛毯、箱子争先恐后地往救生艇上扔。很明显,这是一个弃船的信号,但却是完全自发的。

  一个好心的海盗也建议徐剑行,把船旗换成五星红旗,这样在公海上安全系数更高。徐说,海盗们对中国的国力印象深刻。

“轮机长,在那边,”那位水手说道,“大副,在那边,但现在他在上面驾驶台上。还有管事,在那儿。”

几位值班人员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卫星定位大屏幕上,一艘轮船样的图标正向海岸边移动,旁边显示着轮船的名字:“FULL
CITY”,已进入印度海岸警备队的巡航范围。所有的人长出一口气。不久,印度海岸警备队的舰艇来到“FULL
CITY”近旁,为其护航。

德纳斯要切断全船的水电供应系统,并在船舱内纵火,逼迫船长交出巴迪尔。留给船长的答案非是即否。要保住巴迪尔,那么船长和他德纳斯自己在内的全体船员将都有生命之虞。德纳斯没有任何迟疑就将他的欲念付诸行动,21时水电供应系统被切断,船舱内已有3处起火。短暂的沉寂过后,拉格尼斯让自己镇静下来。他是一船之长,他要对这条船和全体船员的生命负责,也要对德纳斯负责,这个时候他必须出现在船员们中间,安定大家的心是当务之急。

  劳务公司东舟船舶中介人员张薛娣介绍,舟山台办曾要求他们去趟台湾,公司经理去了,找了台湾有关方面——至于哪些部门,张并不愿意透露。

“那不是阿拉伯语。”拉森说道。那个人第一次露出笑容。

5月5日11点50分,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中国海上搜救中心总值班室值班员冯世栋抓起电话:“我公司货轮在印度洋海域遭到海盗袭击,7名海盗已登船,我24名船员已进入安全舱,请求紧急救助。”

本人从上海公安《东方剑》杂志上节选出了几段内容,里边有当年处置行动的详细过程。

  第四次,“Malaysia 618”变成了“Japan
555”。这一次,他们遇上了一艘法国军舰,渔船差点被击沉。炮弹落在船头与船尾,震动船舱里的每个人,驶出的索马里快艇也被打坏了发动机。

“我们回去了,”他对那些茫然望着他的人说道,“出岔子了。拉森船长还没有准备好让你们去呢。”

“FULL CITY”恢复了正常航行,向目的地港全速驶去。
6日16点10分,中国海上搜救中心值班员刘斌再次接到船长唐学刚的电话:“两条小船尾随我轮,距离我轮6海里。很可能是海盗的船,小船速度6节。请求军舰前来。”

就在消防官兵制服火势的同时,武警上海总队司令部接到指令,奉命派出第五支队防暴分队迅速前往”好望号”制止暴力行动。武警上海总队五支队防暴分队是当时上海唯一的反恐处突力量,17名武警战士被编为突击、掩护、外围守候和机动四个小组。

  2010年9月,焦灼得不行的徐剑行给家里来了个电话,他想证实台湾老板放弃营救这回事是不是真的。尽管卫星电话被海盗收缴,但是随机应变的徐剑行还是悄悄地藏了一台单边带,趁着夜深人静、海盗不注意时和国内保持联系。徐介绍,单边带是一种无线电通信设备,主要用于远程通信,呼叫需要通过广州电台的中转。

下面说的话使迪克斯特拉在他的椅子里猛地挺直了身躯。

20时30分,击发第一颗防暴弹,但防暴弹很颓丧地从坚固的船舱玻璃上滑了下来。接连两枚,玻璃窗毫发未损。舱内的德纳斯拉开窗帘向外窥视,并举枪射击。他重复并大声地嚷着,当然也有给自己壮胆的成分:谁进来就打死谁。防暴弹”浪花”不溅,不能就这么耗下去。突击队长于淳中向现场总指挥请示用轻型冲锋枪破窗,总指挥当即同意。轻型冲锋枪点射过后,一个直径约15厘米的口子出现了,接着就通过这个口子向舱内击发了6枚催泪瓦斯弹。

  3月1日,船员穆文兵和他的另外6名同伴陈国忠、梅建耀、杨俊、罗青春、雷金聚和黄忠科,搭乘斯里兰卡航空公司UL886次航班,抵达上海浦东国际机场。

“我们马上到无线电报室去,”他说道,“我们要与鹿特丹通话。或者更确切地说,你去与鹿特丹通话。”

“飞机是固定翼飞机,不可能降落在船上,我们无法登船采取解救行动。我们已与海盗取得联系,警告海盗立即撤离,军舰马上到来。”章容军搞清楚飞机没有降落船上,打电话告诉船长,叮嘱船员们千万不要出来。

夜色中的吴淞口外长江锚地十分沉静,还远未到涨潮的时候,偶尔有海风吹过掠起一道小小的涟漪,没有惊涛,只有微波,就像要催眠整个港口。

  狂飙自救

“在那下面。”那位水手说道。

飞机盘旋到15点40分,燃油所剩无几,飞走了。

图片 2

  在为其他船接驳的过程中,轮机长徐剑行开始偷藏柴油。船上一共有8个油车,海盗只知道6个,徐在另两个油车中,一个藏了20多吨,一个藏了30多吨。这50多吨柴油,成了后来他们穿越印度洋的救命装备。

“‘弗雷亚’,我是马斯控制中心站。请讲。”

  • 图片 3
  • 图片 4
  • 图片 5
  • 图片 6
  • 图片 7

本人从上海公安《东方剑》杂志上节选出了几段内容,里边有当年处置行动的详细过程。1988年5月9日凌晨,在江苏南通港卸下装载的1.8万吨轻柴油后,巴拿马籍”好望号”油船终于把自己

  在苦闷的日子里,迷信的海员们思前想后,认为这趟劫难终究是命中注定。徐剑行说,他们在马尔代夫外海被劫,那里东经67度、北纬2度,之前他们了解到,索马里海盗在东经55度附近活动。跟“泰源227号”一起作业的还有4艘渔船,每晚,这些渔船在海面上用灯光互相致意。当枪声在“泰源227号”上响起后,这些渔船作鸟兽散。

那位小伙子把舌头伸到干乎乎的嘴唇外面。

13点,船东发来求助函:“考虑到我国海军距离远,请求协调外国军队登船救助。”

18时40分,一艘公安巡逻艇将参战武警突击队员送上”好望号”。登船后,他们看到的双方对峙情况恰如一个军事术语:易守难攻。德纳斯在备用舱内动用了沙发、茶几、转椅,然后用尼龙绳将这些物件反复交叉缠绕堵在舱门后,加上上下插销、保险锁全线封杀,已经作了坚守不出的准备。他的思维坚定不移地定格在雪耻的欲念上。上海警方的代表不断向德纳斯喊话奉劝其放下武器释放人质。这时,德纳斯向扣押的人质桑德斯特上肢开了一枪。

  标题他都想好了,叫《我在索马里海盗手里的253天》。

“你要伤害那个小伙子的话,我就亲手把你吊起来晒成鱼干。”汤姆·凯勒带着美国口音说道。

刘斌安慰船长说:“不要紧张,你轮做好应对海盗的自救准备。你可让船转向,看看两条船是不是还跟在你后面。不要太紧张,尽快查明真相!”

凌晨4时许,警方及港监、外轮代理等有关人员登上”好望号”,附近的4艘轮船已被紧急疏散,消防官兵立刻组成4个灭火战斗组,用6个手提式灭火机轮番上阵,两个火点最终灰飞烟灭。但这里的火焰刚刚消失,集控室又发现暗燃,灭火机再次上阵,但暗燃显然比明火更厉害,火势再度上蹿,手提式灭火机明显力不从心。浓烟在船舱里兴奋地撺掇,似乎在举行一个久违的聚会。有关领导现场决定,采用固定灭火设备,实施水枪深入灭火方案。又是两个多小时过去了,火情仍未得到有效的控制。拉格尼斯船长通红的眼睛流泻着内心承受的压力,他很清楚现在的处境丝毫不亚于狂怒的大海酿造的惊涛骇浪,这个峰谷如果过不去,将会导致怎样的结果,他无法估计,继续封舱还是出水灭火,这个抉择对他来说非常艰难。次日15时。这一边火还未灭,那边过道上已是一片混乱嘈杂。

  在万里之外的中国大陆,轮机长和船长的妻子已经通过央视的报道,得知“泰源227号”在距离索马里东海岸约900海里处失去联系的消息。在最初的一段时间里,她们宁愿相信这是一条假新闻,直到联系上了负责劳务输出的东舟船舶公司,并于2010年5月10日向舟山市普陀区台办报了案。

两分钟之后,他回到了油漆仓库与其他船员待在一起。时间是5 点钟。

  • 坦克
  • 战机
  • 战舰

下图为厦门武警反劫机中队举行的一次海上反劫持演练

  在一艘艘补给船的输送下,走向大洋的船员们登上了世界各国的渔船或货轮。2007年,时年20岁的厨师穆文兵,被重庆万州国际劳务经济技术合作有限公司招聘海员的广告打动了,“圆你出国梦,三年15万”,原本在火锅店打工的他立即辞了职。

回到尾楼甲板时,他避而不用舱内的楼梯,而是沿着外面的梯级飞奔回到驾驶台上,从他们原先到达桥楼翼台的外部走了进去。

首页> 军事新闻> 中国军情>
多国营救遭袭货轮细节曝光:中国船员智斗海盗 来源:2013-01-01 11:22
hawk 分享到:
图片 8
图片 9
图片 10
图片 11
图片 12
图片 13

5月9日凌晨1时30分,上海市公安局接上海外轮代理公司报称:10分钟前,他们接到停泊于吴淞口外长江宝山锚地的巴拿马籍油船”好望号”船长拉格尼斯先生的求援电话,据报,该船一名轮机长持枪行凶,并在船上纵火……

  如果顺从、听话,海盗们并不会故意伤害船员。船员们能找海盗要烟抽,有时也能去海盗的厨房偷吃牛奶和羊肉。海盗们还喜欢嚼一种叫做“khat”的草,它外形无异于路边的杂草,草汁有刺激性,他们告诉穆文兵,手上的一把草要50美金。有次海盗们越吃越兴奋,还让穆文兵尝一尝,穆发现又苦又涩。

伦德奎斯特向那位水手点点头。

人民网北京5月10日讯
北京时间5月9日早上8点,曾经遭受海盗“登轮”袭击的散货轮“FULL
CITY”,在印度海岸警卫队舰艇的护航下,安全抵达目的港印度杜蒂戈林。

1988年5月9日凌晨,在江苏南通港卸下装载的1.8万吨轻柴油后,巴拿马籍”好望号”油船终于把自己庞大而又疲劳的身体泊在了上海吴淞口外长江宝山锚地。

  在船上一起共患难的外国友人里,大陆船员们普遍对肯尼亚船员意见较大。肯尼亚毗邻索马里,两国语言相通。徐剑行说,当海盗最初从小艇架着梯子上船时,肯尼亚船员充当的是“带路党”的角色,之后海盗多番搜查船员们隐藏的财物,多跟肯尼亚船员通风报信有关。

“‘弗雷亚’号,请详细说明你的紧急情况。”

“你们的飞机能不能采取救援行动?”章荣军问。

轮机长德纳斯铁青着脸,走进船长室,向正在与船长说话的巴迪尔射出了一颗子弹,子弹尖啸着划出一道不规则的线条,又从墙壁里闷闷地穿了进去。刚才还是眉飞色舞的巴迪尔被这突如其来的惊恐吓懵了,他本能地蜷缩成一团,冷汗顷刻从身体的每个毛孔中迸泻而出,所幸德纳斯射术不精才没有击中。砰、砰,又是两声枪响,像是在嘲笑船长室里这两个人想弄清枪击发生动机的企图。有人告诉船长,德纳斯怒气冲冲地闯进了机舱间。机舱间?船长拉格尼斯的第一反应瞬间出现,他难道想切断全船的水电供应系统?

  当一双双黑黝黝的脚在甲板上晃来晃去时,干完活的四川青年杨俊还在船舱里酣睡,有人把他从梦境中推醒,他睁眼一看,一个黑人拿着黑洞洞的枪口对着他,他一个激灵,醒了。

索尔·拉森把他的捕获者带到了自己的船舱跟前,并走进了接待舱。那位为首的恐怖分子跟着他走了进去,并很快到其他两个房间——卧室和洗澡间——转了一圈。那儿没有别的人。

高空的威慑

德纳斯终于拉开了自己专用的抽屉。

  等到被劫持的第七个月,船员们绝望至极。徐剑行称,在他们之前被劫持的船早就交了赎金走了,在他们之后的也走了,有艘载满汽车的货船,交的赎金高达690万美元。

“其余几只压载舱在什么地方?”恐怖分子问道。

参与此次营救行动的美军“邦克山”号巡洋舰(资料图)

两名武警防暴枪手、一名轻型冲锋枪手隐蔽在德纳斯所在船舱的东北侧一艘悬吊着的橡皮船上,准备先打破窗户玻璃,再向舱内击发催泪瓦斯,并防止其跳窗逃跑。

  不过,家属们总想挽回点损失,一个家属嘱托记者,“你好好写,有机会出本书。出书了让出版商给船员点钱,他们磨难太大了,一分工资也没有”。

本特·马丁森知道,因为他的职责要求他知道,一艘油轮装油或卸油根本不能乱来一气。如果所有的右舷油舱都单独装满油,而其余的油舱空着的话,油轮就会倾翻沉没。如果左舷的油舱单独装满油的话,它就会朝另一个方向倾翻。如果前面的油舱装满而船尾的油舱保持不了平衡的话,船头就会朝下栽,而船尾向空中翘起来。如果靠船尾的后半部装满原油,而前半部空着的话,情况就会相反。

  • 美国禁止韩国向乌兹别克斯坦出口T-50教练机
  • 马来西亚采购8架MD-530G轻型攻击侦察直升机
  • 法国终极版VAB装甲车升级揭秘 适应信息化作战
  • 网友应景新作:国产C919版大型预警机想象图
  • 印度尼西亚宣布将购买4架俄制Be-200两栖飞机

  对船员们来说,绝望的263天由此开始。对于徐剑行、虞飞越以及他们的同事们,生存下去,将是一件需要前所未有的智力、勇气和运气的事情。

当他们在转动的桨叶下面低头弯腰时,驾驶员探出身子,对人们摆动着一只手指在打招呼。

  • 图片 14

    解放军骑兵进行大比武

  • 图片 15

    中国军舰现身珍珠港

  • 图片 16

    狙击精英竞逐“枪王”

  • 图片 17

    华北野战军三打运城

  然而,海盗从傍晚的滂沱大雨中不期而至。

凌晨3 点至上午9 点。

  • 图片 18

    中国海军舰艇编队首访美国东海岸 帅就是一个字

  • 图片 19

    中国海军152舰艇编队抵达美国东海岸进行访问

  • 图片 20

    德国G43半自动步枪实弹射击 被忽视的二战名枪

  • 图片 21

    美军M109A6自行火炮实弹射击 罕见舱内视角直播

  • 图片 22

    美军CH-53K King Stallion重型直升机首飞成功

  回家

在阿姆斯特丹以南的斯希普霍尔机场,两位河口的引水员正朝着港务局的直升飞机走去,直升飞机将把他们送到油轮的甲板上。那是常规的做法,他们总是乘直升飞机到等候移泊的船上去。

历经惊心动魄的国际大营救,这艘2万多吨的货轮,在印度洋上成功地摆脱了7名登轮海盗的袭击,24名中国船员安然无恙。

  在荷枪实弹的威胁下,“泰源227号”在海面上行驶了5天5夜之后,到达了索马里。在索马里海域上,20多条大船被锚链串在一起,都是被海盗劫持过来的。

“谢谢你,”恐怖分子说道,“谁掌管呼吸设备?”

中国护航编队的“千岛湖”号补给舰。(中国军网图片)

相关文章